当前位置: 首页 > 沧元图 > 第二十章 父与子

第二十章 父与子

沧元图首发站点 Www.Cyuantu.Com

负责手弩射出飞箭的一共有三名护卫,他们负责轮换。

同时还有五名护卫负责将大量飞箭装进空的手弩内,这些连射手弩都颇为精巧,每一次可装入十根飞箭。

幸好飞箭制造很容易,每一根飞箭巴掌长,木杆带着箭头。孟川每天要斩断八千根飞箭木杆……所以需要工匠们赶紧制造出足够木杆安装上箭头。

“都快点。”

每天,仆人们都将一堆箭头送到一座工坊内。

工坊专门安排了十名学徒负责做这小木杆,负责安装好箭头。按照孟川的要求,这些木杆上都要点上一红点!孟川到时候拔刀劈出,就劈在木杆上这一红点。制造木杆这活没难度,就是耗功夫。时间久了,那些手弩也得维护,甚至更换。

“呼。”

孟川站在那,瞬间拔刀,刀光一闪,就劈断了射出犹如幻影的飞箭。恰好劈在那木杆红点上!刀光残余气劲,落在包了铁皮的大树树干上,都留下痕迹。

“要更快。”

每一刀都追求快。

肉身、真气、刀法……在精神意志的强烈渴望下,不断调动潜力,不断追求着更快。

人的身体拥有很强的潜力,调动的潜力越多,爆发出的威势越强。上百遍上千遍的修炼,比在那空想要有效得多。在一遍遍的出刀过程中,身体、真气和刀法越来越浑然一体,结合的越来越紧密。

进步虽然很细微。

可看着残留在大树树干铁皮上的痕迹,孟川能看出自己的进步。

每天这些刀气痕迹在缓缓上移,即便上移一丝丝,都让他心头欢喜。他知道自己在进步!刀法又更快了!

“要更准,更快。”孟川这么修炼很奢侈,但是原本给他当陪练的几位无漏境……因为已经不需要了。每个月在孟川身上耗费的银子,反而还减少了些。实在是要请几位无漏境,代价太大了。

对如今的孟川而言,他已经悟出秘技。

同样悟出秘技的几位无漏境陪练,对他帮助太小。

……

每日第二项修炼:身法和护身刀法!

“放!”有仆人下令。

咻咻咻咻咻咻!!!!!!

只见十名洗髓境护卫、两名脱胎境护卫同时放箭!箭杆乃赤血玄铁打造,不过却没箭头,箭杆头还包上了布。

可十二根箭矢在距离十丈内射出,并且洗髓境护卫个个都有千斤之力,脱胎境护卫更是别说了。这弓箭速度之快,可想而知。密密麻麻射来,孟川只能施展身法尽量闪避,同时施展刀法阻挡。

“放。”第一排护卫全部后退,第二排护卫同样是十名洗髓境、两名脱胎境,再度同时放箭。

“放。”很快,第三排,同样的十名洗髓境、两名脱胎境同时射箭。

一共三排。

轮着来!

在第三排放完后,第一排又已经准备好了。

一排又一排……每一次都是齐放!且每一次的十二根箭矢中都是包含两根脱胎境射出的箭矢。那两根威力更大更快!在短距离下,这威胁非常大。如此箭雨下,孟川偶尔就得中箭。

他也会疲惫,也会累。

但是他得坚持,越是疲惫越是得坚持。

将肉身精神锤炼的宛如一体,身心结合的更深……如此,身法将会更快!更灵活!刀法防护起来也更快!

这一项修炼,需要一共三十名洗髓境护卫、六名脱胎境护卫陪练。每日陪练半个时辰。

半个时辰不停的箭雨,护卫们即便分三排轮换,也都累得筋疲力尽。孟川同样到极限。

……

到了夜黑人静之时。

在自己小院中,真气完全恢复的孟川,进行最后一项简单训练——极限拔刀式!

孟川独自站在一动不动。

忽然——

身体化作幻影,一闪就到十丈外,一道刀光劈出。这一次,身法前冲更快,刀法劈出也更快!比白天时要快不少。

为什么身法刀法都更快?

是因为‘极限拔刀式’是以最大程度的爆发真气!以经脉能承受的极限,灌入真气,令经脉都感觉到些许胀痛感。有一种感觉,若是真气灌入再增加一些,经脉怕是都得损伤。如此极限爆发真气,身法当然更快,刀法也更快。

只是每一次极限拔刀式……真气消耗都非常惊人。

可威力也很大!

“一次,两次……”孟川一次次极限施展。

一次次身法化作幻影,留下一道道飘忽的刀光。

“三十一次!”孟川停下,全身真气爆发经过的经络都有些胀痛,但没有‘刺痛感’。

“我的真气,不顾一切全力施展,只能施展三十一次极限拔刀式。”孟川思索道,“按照道院的教导,肉身很神奇,筋骨肌肉在锻炼下会变得更强。经络若是在极限锻炼下也会慢慢变得更宽更坚韧。真气的极限爆发,也会刺激经络不断适应。”

“我要让经络,能承受更强的爆发。那么真正生死搏杀,完全爆发下,身法便能更快,刀法威力也能更快。”

孟川暗道。

让身体适应更强的真气方法,是‘身心技结合’之外的另一条路线。两条路线结合,可以让自己更强。

******

这三种修炼,加上正常的泡药浴、服丹药加快洗髓……就是孟川正常的每日修炼。

持之以恒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。

父亲也离开东宁府出远门了,父亲开的酒楼能称得上东宁府第一,是因为有一味调料——莲鱼粉!是一种很特殊的小鱼晒干磨成的粉,用来当调料,能令寻常不错的菜肴变成绝世美味。于是靠这‘莲鱼粉’,酒楼成了整个东宁府第一。

只是‘莲鱼’到底是什么鱼,整个东宁府其他四大神魔家族也很想知道。

可显然孟家在保密,这是孟大江发现的一种神秘小鱼,孟大江每年都要出远门两趟,每次都要一两个月,就是为了将这神秘的‘莲鱼粉’带回来。

这也还好,孟大江每年也就三四个月在外,七月妹妹的父亲‘柳夜白’一年大多时间都是在外的。

……

夜。

两道身影犹如鬼魅,穿行在荒野中。

“到余昉府了,我们总算进入吴州境内了,我们在余昉府歇息下,你这伤必须得好好歇息,不能再赶路了。”两道身影停下,一位是颇有些风流倜傥的‘柳夜白’,另一位则是变瘦了之后的‘孟大江’。

孟大江穿着黑衣,变瘦之后和他年轻时身形差不多,也帅气不少。

他脸色苍白,忍不住低声咳嗽。

“咳,咳。”孟大江捂着嘴咳嗽,却有血迹咳在手掌中。

“你真是太拼了。”柳夜白忍不住道。

“川儿马上就要进入脱胎境了,我必须凑足足够的功劳。”孟大江说道。

柳夜白摇头道:“你一次次出生入死,拼命这么多年,功劳全部换成一枚‘冰心果’,就为了给你儿子打造神魔根基,值吗?”

孟大江有些疲倦的笑笑:“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我的儿子,为了川儿,付出再多都值!”沧元图首发站,请务必保存网址www.CYuanTU.com,或百度搜索 CYuanTU

更多深夜爽文关注公众号:久久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