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绝对一番 > 第二百零四章 穿越客之耻

第二百零四章 穿越客之耻

西岛瑠美赶回办公室时,发现千原凛人已经吃过午饭了,正看着一份文件在皱眉头。

她马上自动自觉的开始给千原凛人收拾饭后的烂摊子,千原凛人则直接拿着文件往椅背上靠,给她让出了清理垃圾的空间——他已经习惯这样了,以前是白木桂马、近卫瞳等人负责跟在他这个垃圾制造机后面收拾,现在换成了西岛瑠美。

能把监军真当助理使唤,也算是个成就了,而西岛瑠美最初对他总把身体搞得乱糟糟的还有些不满,现在也习惯成了自然。

她收拾好后,看了一眼,发现千原凛人眉头仍然紧皱着在看文件,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千原桑,是哪个剧组的事?”

在她印象里,千原凛人做事一向很麻利,不会犹豫这么久,而千原凛人眼睛还是没离开文件,只是随口说道:“和工作无关,是我个人的事……我理财投资方面出了点问题。”

西岛瑠美恍然,千原凛人个人收入很高,是高级白领的好几倍,买买股票、理财产品之类的进行资产保值赠值很正常,而且在曰本职场上很忌讳关心别人的收入问题,她马上不再多问,去自己办公桌那儿坐下了——原来属于白木桂马的书桌,不过现在白木桂马在负责《无家可归的小孩》的分集编剧工作,嫌这里吵,搬出去了,西岛瑠美就把这里占用了,而千原凛人没什么架子,也不介意助理日常和他挤在一起。

现在还是午休时间,千原凛人也不管西岛瑠美这监军在不在,处理自己的私事心安理得,继续看文件中复杂的数据,对当前的投资情况有些挠头——真是穿越客之耻,有先知优势,对国际经济大环境有一定把控,投资竟然干赔了!

之前他想借亚洲金融风暴再发笔财,但因为不是专业人士的原因,他只是知道这事发生在97年左右,从泰国开始的,接着迅速在东南亚范围内蔓延开来——他真只知道这么多,当时觉得足够了。

当然,世界不同了,肯定会有变化,这个他还是清楚的,但就他想来,应该还是会发生,最多时间有点差异,所以他早早就让安田慎太郎去准备,要在外汇市场赌泰铢汇率大挫,然而事情却诡异起来……

这事确实发生了,泰国确实在七月中旬开放了外资入境限制,紧接就被国外游资钻了空子,与泰国各银行签订了远期合约,利用抵押当地资产的方式借入了大量泰铢,随后就在外汇市场上疯狂抛出兑换美元,要击破泰铢的固定汇率以谋利,而安田慎太郎以为这就是千原凛人指示的“良机”,反应极端敏锐,跟着就杀进去了,不过泰国央行反应十分迅速,一方面马上动用外汇储备接盘,有多少吃多少,根本毫不畏惧,另一方面则快速提升了银行短期拆借利率,应对十分迅速且正确。

双方短暂厮杀了十余个交易日,泰国的固定汇率牢不可破,最后国际游资发现无利可图,直接败退,微亏离场,而等着搭顺风车的安田慎太郎就跑得就没那么及时了,走到一半发现司机没了,直接损失了大约20%的资金(短期拆借杠杆造成的倍亏),人也给弄懵了,只能传真了文件过来向千原凛人汇报具体情况,并等待他的进一步指示。

千原凛人同样懵了,他又不是财经或是金融专业的,能知道97年有亚洲金融风暴就不错了,但里面具体是怎么回事,什么背景什么细节,这他就完全说不出一二三四五——术业有专攻,隔行如隔山,让他说曰本、韩国、美国等国家的影视行业发展,他能说得头头是道,一二三四五六条,条条有理有据,但哪个编导专业的学生会关心97年的金融市场,要不是在互联网上看过几个贴子,他在这方面和白痴没多大区别。

他在那里苦思了片刻,看着安田慎太郎提议要把资金再撤回曰本也有些轻微动摇,怀疑世界变了,亚洲金融风暴也许不会再发生,又或许规模不会那么大,不会有太高的收益,更有可能要再过几年才发生,现在进去只是会白搭高额的拆借利息。

甚至,是不是先在泰国发生的,现在也有点让人拿不准了……

自己以前可能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而且金融投机风险真的很大,自己还是个穿越客呢,七八千万円说打水漂就打水漂了,连个声响都没听到,实在令人心痛,要再继续下去,会不会把攒下的钱全赔进去了呢?

仔细想想,真的说不准啊!要不要放弃这个机会,换一个更稳妥的投资方式?

一瞬间,他真想给安田慎太郎下令让他撤资回来算了,保守一点,毕竟攒点钱不容易,但一瞬间之后,他的心志重新又坚定起来,世界上某种大事的发生绝对有着必然性,不该轻易动摇这种想法,有机会时不去拼命抓住,只求保守安稳,这种人做不成什么大事!

想要更多,该冒风险时就必须去冒风险,不然凭什么大把捞钱?

不能轻易放弃!

当然,这种事不能只凭头铁,他丢下文件开始翻箱倒柜,找出了以前安田慎太郎提交的各种信息仔细查看,要用实际数据来坚定自己的决心,毕竟目前是亏了,这是事实,坚持归坚持,该有的谨慎也不能少——国际游资选择泰国第一个下手,不可能没有理由,只要倒推找到这个理由,自己就该坚持自己的判断,去赌亚洲风暴一定会发生!

他以前仗着穿越优势,根本没在乎过这些具体数据,以为一切都会顺顺利利,这只是一次轻轻松松的捡钱之旅,是穿越福利,但现在看看,似乎没那么简单,差点搞了个出师未捷身先死!

这世界上果然没什么事是容易的,就是当穿越客都不容易,真不知道别的穿越客是怎么捞外块的,有没有自己这么难。

他沉下心开始看安田慎太郎以前提交的各种数据和信息,开始正经对待,仔细寻找着亚洲金融风暴必然会发生的理由,而他真正耐下心来看起了这些枯燥的数据,心志还真的越来越坚定了——世界上某些大事的发生真不是偶然,都是一环套一环,存在着某种因果关系的。

因美国的要求,八十年代中期美日之间签订“广场协议”——这里面同样有着必然会发生的经济原因,这事儿在曰本本土九十年代的经济学论文中就有大量讨论,当时曰本其实是自愿的,顶多是没判断出后果会那么严重,而随后日元升值,国际竞争力减弱,泡沫经济破裂的发生也就顺理成章,曰本进入了在大萧条时期,大量国内资本开始外逃。

那这些钱去了哪里呢?

大多都去了周边各国,甚至因为曰本人工过贵的原因,大量的工厂也直接搬到了周边各国,其中以泰国最为热门,那里经济自由度高,而且采用的是固定汇率制政策,一直维持在25泰铢兑1美元,波动极小,结算比较方便。

这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所谓的“亚洲四小龙”,它们只是吃了曰本倒下后空白的国际市场份额,其中泰国发展的格外好,GDP年增长率一直维持在9%以上,最多的一年到了15%——美日欧等国家都处在萧条时期,国际贸易竞争力下降,这段时间以泰国为首的东南亚货物遍销全世界,至于未来的制造业大国华夏,这会儿刚把曰本货赶出了国内市场,还没满足内需,正玩命自己生产自己用,顾不上管外面怎么样。

东南亚各国一时之间猛如虎,但好景不长,从九三年开始,美国、欧洲经济开始回暖,泰国等国的国际竞争力相对开始下降,但曰本仍然处在萧条时期,资金持续还在往这些国家逃,特别是去年又被美国打了一棒子,美国要经济制裁曰本,这让资金逃得更快了,而这么多热钱挤进了泰国,好像泰国也有经济泡沫的苗头了——千原凛人关注到一组数字,93年至今,泰国的房地产均价上升了四倍还要多。

金融高度自由,因缺乏经验竟然允许了外资随意出入(事情没发生前没人料到后果那么严重),房地产行业泡沫化且抵押方便,经济正渐渐转为疲软,偏偏还在坚持固定汇率制政策又富得流油,国际游资不搞它又会搞谁呢?

哪怕换了一个世界,它还是第一个受害者,应该没错!

当然,数据千头万绪,这是千原凛人先入为主后倒推的结果,不然没这么轻松找到线索,估计早看晕蛋了,但这仍然极大的坚定了他的信心,坚持要继续赌下去,赌金融风暴一定会发生,而且会从泰国开始,时间点也应该到了。

是的,大事之间是有因果关系的,应该坚持最初的想法,去冒风险!

别以为穿越客下这决定很容易,鬼知道会出什么事,毕竟刚亏掉了20%,也没什么规则一定能保证穿越客不会破产,搞不好坚持下去要赔光光还要欠一屁股债!但他还是想去抓住这个机会,了不起再吃十年泡面呗!

再不行,就申请个人保护性破产,慢慢还债,又不是输不起!

他一个电话就给安田慎太郎打了回去,吩咐道:“安田桑,情况我了解了,损失没关系,继续执行原定事项!”

安田慎太郎一直在等他的电话,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,但没想到他的头这么铁,半个月损失了五分之一的资产还要继续赌,而且这次失败让千原凛人的“赌神”光环破灭了,他赶紧提醒道:“千原桑,您实在是……过于激进了,这种情况下还要继续吗?泰国央行维持固定汇率制的决心非常坚决,而且他们的外汇储备非常充足,明显不可能击破!”

“我知道,但你继续你的工作,不需要撤资。”

“请您务必三思!”安田慎太郎真不想千原凛人破产,要不是隔着电话,他估计都能土下座恳请他保守一点了——他这前科犯可就这一个客户,完全损失不起!

“我已经仔细思考过了,这就是我的决定!”千原凛人直接道:“安田桑,你做为代理人已经进过提醒义务了,无论结果如何,责任都在于我,你不用担心什么。”

“是,那……那就继续在外汇市场上赌泰铢汇率下挫,股市和债券市场也采用相同策略?”

“没错,一直赌到泰铢变成废纸为止!”

“这不可能!”安田慎太郎碰到千原凛人这种客户觉得脑仁都疼,无奈道:“泰国政局稳定,千原桑,这种事不可能发生的,您实在是……”

“不管会不会发生,执行吧!”千原凛人最后说了一句就结束了通话,揉了揉眉头又想了想,觉得自己做的没错,但在这种不了解的行业冒风险真的有点蠢,心里十分不安。

都说艺高才能胆大,自己在这一行艺实在不高,想胆大真的有点难,等干完这一票要考虑投资点稳定点的行当了,毕竟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就算有一定先知优势也不是万能的,这么赌来赌去搞不好一个不小心就全贴进去了。

但这应该是完全原始积累最快的方式了,也没办法,只能承受这种有可能掉进河里的风险。

在这种事上,他不是专业的,只能提供大方向和做决断,剩下的就只能全靠安田慎太郎的发挥,而且短期内看不到成果,他想了想就把这事先丢到了脑后,准备看看情况再说,又把精神头放回到了当前的主业上。

他在电视节目制作行业中才能如鱼得水,干劲十足,抬头想问问西岛瑠美下午有什么日程安排,但发现西岛瑠美在看自己,不由讶然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西岛瑠美连忙错开了目光,刚才千原凛人认真思考时的表情真的很吸引人,目光显得很幽深,有种奇特的男性魅力,她一时没忍住就看入神了。

她回过神来,连忙说道:“没什么,千原桑是有什么吩咐吗?”

千原凛人抹了抹嘴,怀疑刚才狼吞虎咽吃便当粘上了饭粒,但什么也没抹一下,接着就不管了,直接问道:“下午的行程是什么?”

西岛瑠美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,像个真正的助理那样拿出了记事本,翻到一页就开始给千原凛人报时间,而正确定着呢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,近卫瞳露出半张脸,接着记起了什么,又把门关上了,敲了敲门。

千原凛人无语了三秒钟,你这混蛋别搞这种动作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办公室里搞秘书,马上没好气地叫道:“什么事?”

近卫瞳推开门,兴奋道:“师父,泉水要开球了,你看不看?”

“什么开球?”

“甲子园开球啊!”近卫瞳奇怪地说道:“不是你让她去的吗?”

千原凛人记起来了,主要是忙得屁股都要掉了,根本没心思关心这种小事,转头看了看表,奇怪问道:“怎么这时间开球?”

“早上是入场式和地震遇难者缅怀仪式,下午才是开球仪式和首场赛,你要看吗?”

坂泉泉水开球嘛,千原凛人觉得还是得看一下的,毕竟这也算是朋友,大年夜还吃过人家做的饭呢!

他抬手就开了办公室里的电视,近卫瞳很机灵的马上给他找频道,很快坂泉泉水就出现在了屏幕上……

更多深夜爽文关注公众号:久久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