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猎赝 > 第一百三十一章、雪中现鬼!

第一百三十一章、雪中现鬼!

?宫锦洗澡出来,看到林初一捧着手机躺在床上呵呵傻笑,好奇的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“江来回我信息了。”林初一满脸喜悦的说道,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。当然,她也不愿意藏。

“他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说让我别给他发信息。”

“他不让你给他发信息.......为什么你会高兴成这个样子?”宫锦好奇的问道。一个女人主动发信息给一个男人,结果那个男人的回复是「你不要给我发信息」。任何女人接到这样的信息都会大发雷霆,继而对那个男人唾骂攻击,最后把他拉黑扔进垃圾桶里......

这才是正常反应好不好?为什么你笑得跟个花痴一样?

“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「我忍不住想回」。”

“.......”

宫锦一脸震惊的看向林初一,更确切的说,她这一脸震惊的表情是为了正在和林初一聊天的江来而来。

「我忍不住想回。」

这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江来吗?这就是那个当着众人的面说「你的耐克是假的」的钢铁直男吗?这是那个对别人明里暗里的表白无动于衷,用别人上课传过去的小纸条擦拭鼻涕的白痴恶棍吗?

一直以来,宫锦觉得自己是懂江来的。

不懂做饭、不会开车、路痴、对数字不敏感......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生活白痴。他深情又专情,但是这都表现在他所喜欢的古董鉴定和修复技巧方面。

他对外界的事很少关心,他对热点也并不追逐。他活得自我而纯粹,永远按照愉悦自己的舒适节拍稳步前行。

他用的还是几年前的手机,甚至连一个微信号码都没有。

可是,这样一个家伙......他竟然能够说出「我忍不住想回」这样的情话?

谁能够拒绝这种一口冰山一口火焰的文字冲突?谁能够拒绝这种先死后活的情感刺激?

这让任何一个女人听了都要动心好不好?

宫锦有理由怀疑,这一刻的江来被施道谙附体,或者就是施道谙那个渣男在拿着江来的手机在和林初一聊天。

当然,她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极低。

第一,江来不会把自己的手机交给施道谙,让施道谙假借自己的名义来追求姑娘。江来有精神洁癖,这样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做的。

第二,施道谙的话风更加油腻,不似江来这般的直来直往。

第三,「你不要给我发信息」这句话充满了江来气息。

“他并不反感我给他发信息,是不是?”林初一上前拉着宫锦的手臂,激动的问道。“其实他也是喜欢我和他聊天的,对不对?”

“是的。”宫锦点头说道:“毋庸置疑。”

以前的林初一睿智果敢,坚定犀利,自从她发现自己喜欢江来这件事情之后......终于活成了以前最讨厌的样子。

“我哪有时间喜欢一个男人?赚钱可比男人有趣多了。”

「女人怎么可能为了男人而存在?我不是谁的附属,我要做那唯一的必须。」

「我不为谁而活,我有我的生活。」

-------

这是她们闺蜜聚会聊到爱情这个话题时她表达态度的话语。言犹在耳,人已经叛逃。

“宫锦,你不是和江来是多年好友吗?你们从小一起长大,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......你给我讲讲江来好不好?讲讲江来小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他身上发生过什么好玩的事情.....他喜欢吃什么?最喜欢玩什么?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吗?”

“......时间太久了,我都忘记了。”宫锦开始后悔自己接受林家人的邀请而留了下来。要是晚上没有喝酒,要是晚上的雪稍微下的小那么一点点,要不是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实在太累......无论如何,她都要离开。

“宫锦,我们晚上一起睡好不好?我们彻夜长谈,好好的说说话......就像是以前读书时的寝室茶话会一样。”

“我没有参加过寝室茶话会。”宫锦摇头拒绝,说道:“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。”

“宫锦.......”林初一抱着宫锦的胳膊,想要撒娇。

“要么你走,要么我走。”宫锦出声说道。

“冷酷无情的女人。”林初一穿着睡衣跳下床,把客卧留给了宫锦,说道:“祝你好梦。”

“晚安。”宫锦说道。

刚刚送走了林初一,房间门再一次被人敲响。

“谁?”宫锦没有开门,站在门后出声问道。

“宫姐姐,是我......妈妈让我给你送一杯牛奶过来。”

“不喝。”宫锦干脆的拒绝。

“要不要吃水果?”

“不吃。”

“那你有什么需求随时........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好的,宫姐姐晚安。”

世界终于清净下来。

宫锦这才爬到床上,躺倒在被窝里面,翻找手机,找到了江来的手机号码。

拨通了江来的电话,却又很快的按下了结束键。

这个时候怕是江来早就已经进入梦乡了吧。

宫锦却毫无睡意,她披着张毯子走到阳台,外面的雪下的正大。

乱云低薄暮,急雪舞回风。

--------

大雪可以净化污垢,也可以遮掩黑暗。

在碧海城区的一处偏僻荒地里,一辆黑色大众迎着冷风,碾着冰雪,缓缓的停在了雪泊之中。

发动机关闭,车灯也熄灭,孙打眼瞬间感觉到车厢里面的温度降低了许多。

他通过车窗打量一番,发现四周空空荡荡的,并没有自已约见的那个人。

摸出手机,正准备拨打一通电话的时候,却听到外面传来咔嚓咔嚓的脚步声音。

他按下车窗,一个高大的身影在他车窗前面站定。

孙打眼看不到那个人的脸,只能够看到他的半截腰身。

当他准备推开车门下车的时候,一个阴沉的男人声音传来,说道:“坐着吧,外面冷。”

“我需要做些什么?”孙打眼出声问道。

男人伸进来一只手,那只手戴着一双黑色皮手套,手里抓着一个牛皮袋子递了过去。

“看完烧掉。”

“可以确定吗?”孙打眼忍不住出声问道。

“你在怀疑我吗?”

“不不......我不敢。我就是......想要确定一下。”孙打眼急忙否认,紧张的额头汗水都冒出来了。

“做好自己的事情。如果这次再出问题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男人沉声说道。“滚吧。”

孙打眼连连点头,将车子发动起来,很快就消失在这茫茫雪海。

车轮痕迹被那漫天飞舞的雪花覆盖,很快的,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更多深夜爽文关注公众号:久久看看